2010年6月18日星期五

【原创超短篇】血色的晨雾

好冰凉的感觉。

似乎有一滴水滴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睁开眼,天蒙蒙亮。头顶上是棵大树,罩在无边的雾里。想必刚才是树叶上的露水吧。在这树林里又睡了一晚,不冷不热,要不是实在是饿得出奇,否则真是舒服极了。我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望着四周的绿,做了一个深呼吸,试图感受着早晨的新鲜空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空气没有一点记忆中的泥土香味,有的只是湿重和沉闷。我叹了口气,吃力地坐起来。

自从生病以后,我的身体,头颅,四肢,皮肤,反应全都迟钝得要命,搞得似乎很久都没有感觉了。经常是周身都像灌了铅,怎么都不听使唤。从家里逃出来都快一个星期了,倒是也习惯了。鼻子倒是出奇的灵敏,我想大概是饿的吧。

我突然觉得很惬意。这十几天都没做过梦了,刚才居然梦见了她。从小她就住在我家隔壁,我长大了,她也长大了。长长的头发,爱笑的眼睛,白皙的皮肤,胖嘟嘟的小脸蛋。我一直叫她小嘟。不过刚才的梦里,小嘟有点奇怪,就是皮肤出奇地红,全身都是熟透番茄的颜色。在梦里我好喜欢她这红色的皮肤,贪婪地注视着她,她不害怕,还吃吃地对我笑。

蒙蒙的阳光让惨白的晨雾有了些许颜色。我完全看不清路,只是试图朝着一个方向缓缓地走着。

瘟疫来得突然,没有人有丝毫准备。那天晚上感染后,我怕传染给妈妈,没打招呼带上我的手机就逃了出来。这个星期一路走来,到处都是生病的人。我从他们身边吃力地经过时,只能听到他们喉咙里发出的绝望而沉闷的声音。生了病的人饥饿感更强,只是吃的东西越来越难找。不要说根本没有商店营业,其实所有商店里的东西早被洗劫一空。

前面树边隐约有间小屋 - 我居然闻到还有食物的香味!饿了两天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我蹑手蹑脚地绕到小屋旁,从窗边往里看,只能看到厨房。里面居然有一个极像小嘟的女孩在切着面包。长长的头发,轻灵的眼睛,胖嘟嘟的脸。我心花怒放。

我走到小屋门口,吃力地抬起手敲着门。屋里本来的各种声音都停顿了。大概过了十几秒,我听到了门栓的声音。

门打开了,那位极像小嘟的女孩就站在门口,直愣愣地看着我,似笑非笑。我也盯着她,突然她颈项雪白的皮肤吸引了我。不知为什么,那皮肤突然从雪白变得透红,是那番茄的红色,散发出番茄的甜味。原来那食物的香味居然是从她身上发出来。我的目光变得贪婪,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向她扑了上去。

碰的一声巨响,我像一个麻袋一样向后重重地摔去,翻了个跟头头朝下倒在门口的台阶上。那一瞬间,我似乎看见那颗打穿我胸口的子弹挂着我的血和内脏在已经淡去的晨雾里划出一道红光。

我感觉不到疼痛,但是却站不起身,四肢可笑地挥舞着。那个女孩走到台阶旁,面无表情地打量着我。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不知从屋子里的哪个地方也出来了,手里的猎枪还冒着烟。

他对这个女孩说道:“这里也不安全了,我们得快走。这些僵尸动作不灵活,但嗅觉可不简单。”说完,他又举起枪,对准了我的额头。

碰的一声巨响。

好冰凉的感觉。

没有评论: